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绿帽夫的追求
绿帽夫的追求

绿帽夫的追求



那天下午,去菜场买了菜,回到家。用钥匙轻轻打开的大门后,发现客厅的地上已是一片狼藉。进门旁边的杂物柜上,放着一件鹅黄色的女式风衣和一只米黄色的坤包,一件白色的针织毛衣则已经滑落在了地上。而在我的脚下,扔着一只肉色的胸罩。再往客厅地面看,地上歪歪扭扭地散落着两只高跟鞋。就在卧室门口,我往里看到我心爱的妻,正高高地骑乘在一个男人的身上。雪白的肌肤和青筋暴起的黝黑色皮肤,形成了视觉上强烈的反差。妻正疯狂地摇晃着她的腰肢,如同装了电动马达一般不知疲倦;她那湿的一塌糊涂的阴部,正贪婪地攫取着那根阳物,似乎要把它揉进自己的最深处,身体和心灵的最深处。肉体的相撞声清晰地传来,显然力量也在逐渐地加强,因为大床开始晃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默默地歎了口气,自卑地看了看自己不争气的胯下,从没让她真正做一回女人的丈夫对这景象唯一的应对只能是默尔无言。回到厨房洗菜、切菜、佈置餐厅。
  自从下了决心,使妻跟了主人之后,这副场景就是常态,两个月来每周每天每时都在这所房子发生着。除了周末宝宝在的日子,男人每天都和妻子粘在一起,她每一分钟都是躺在这个男人宽厚的怀里,平静而踏实地度过每个夜晚,享受着他对她的照顾和爱,享受着他给予她的性爱。男人粗长的阴茎贯穿了妻的身体,火热的龟头顶在从没别的男人到达的地方。这种感觉,几乎每次都能立刻让她颤栗着到了高潮。那两个月的时间,和他做爱的次数,比我和妻子认识以来做的所有次数还要多得多;主人唯一活动就是不停地和妻做爱,除此以外几乎扔下了一切。有美如此,万事无足轻重。甚至连吃饭都是我用推车,推到卧室,送给操劳着的他们。因为爱,因为他此刻愉悦着的是我的妻。在她来不方便的那几天,主人就会射到她嘴里,让她吞下去。在她身上,他有着用不完的力气和用不尽的心思。

  之所以把妻给主人,是因为我太瞭解主人追求女人的手段了,也很瞭解主人在性爱方面的厉害;任何一个正常女人,很难抵挡他的追求。最终,妻子纤细白嫩的手如被擒获的猎物,被乖乖地握在捕食者的掌心。我怀疑妻子在这个我找来的猎人两个月的日夜调教下,现在已经染上了性瘾,一种永远无法戒断毒药,一种让她幸福的毒药,一种我这个丈夫永远没有能力给她的毒药。

  曾经,从小她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从小在一线城市女子学校就读,一直把相夫教子作为的归宿的女人,成了她那种曾经最痛恨的人。如果不是主人,也许她根本没有机会瞭解另一个自己。也许她骨子里就是个淫荡的女人。内部矛盾永远是主要矛盾,外因只能影响而非决定。是主人,这个男人让她瞭解了自己疯狂的另一面,那是一个连她自己都不敢正视的另一面。

  现在,妻一丝不挂——不,说一丝不挂并不准确,因为我还给她还穿着一双白色丝袜——躺在桌上,身上缀满各式日式料理。主人衣着整齐地坐在桌边,手里转着清酒杯,颔首示意我从妻子女体上夹下一块寿司或者一块生鱼片。从来都是高不可攀的女神范的妻从来没有过这么在餐桌上羞辱地给男人做过女体盛,没过多久,阴道下方的餐桌上已是一滩水渍。主人只是淡淡地笑了下,示意我把妻的双腿分开,任他细细地观看亵玩,开始了又一种方式的临幸。

  晚餐最终变成了主人和妻的浪漫烛光晚餐。海鲜的味道不错,只是再多的美味也比不上眼前横卧着的白里透红佳人秀色。在摇曳的烛光下,微醺的酒香里,妻已经被我在主人的命令下灌下了一壶清酒,玉体横陈在铺着洁白台布的餐桌上,半醉半醒。人妻女体上点缀着她丈夫为主宰者精心准备的日料,她的身体成了主宰者当晚最爱的一道大菜。而我,绿奴丈夫,则在一边跪着恭敬地侍应,距离不远不近,服侍这整晚可餐的人妻秀色。本来贤良淑德的女人势躺在了家中的长桌上,向老公以外的男人张开了双腿,把本应属於丈夫的禁地毫不设防地任别的男人长驱直入。而她丈夫,就在旁边替她的主宰者侍着酒。妻被动地接受着这一切,如一个提线木偶,受着主人的摆佈,一切恍如在梦中。主人握着妻的素手,摘下了玉指上戴着的小小婚戒扔到一旁地上,我递上首饰盒,里面是他定制的Cartier钻戒。在他的一再要求下,妻最终扭扭捏捏地喊了主人一声「老公」,如果不是离得近,这声发颤的轻呼,犹如虫儿的呢喃。刚一喊完,妻却已是满脸的愧色,眼波流转,哀怨地看了我一眼。我上前拿起勺子,一勺一勺地喂着她,对她说「多吃点,今晚是你们的好日子」。妻闻言,淒然泪下。菜的味道很好,但最重要的是,我认为,让主人的奴仆喂着吃饭,她会有种贵妇人被主人宠爱的幸福感。

  主人一把推开我,我摔倒在地上,主宰者踩在我身上,爬上女体,进入。妻怨恨地看了刚进入她身体的男人一眼,忍受着冲击,羞红着脸扭头关切地看着地上痛地打滚的我。主宰者却没有停止动作,相反,改为在女体内缓慢但却更用力地抽插。妻强忍着坚挺的肉棍在身体里蠕动钻进的感觉,留着泪用继续用眼神关切地询问我是否受了伤。主人见此,猛地进入,阳具灵巧如蛇坚硬如锥巨大如柱,拱开了妻层层嫩肉包裹的洞口,钻进了那已发痒难受仅靠仅存的为人妻为人母的抵抗意志和尊严支撑着的阴道。主宰者阳具大力冲击挞伐着,冲击着人妻的女体更冲击着人妻的心理意志。突然的无法抵抗的进攻,瞬间沖散了妻子仅存的意志,她的臀部开始如波浪般颤栗起伏,灵魂此刻彷佛翱翔在分割天地的云端。失神地大叫起来「老公,救命,救命,我不要他,快救我!」,腰部一挺,全身僵硬,一股液体喷涌而出。……妻失禁了!我的主人抽出他硕大的阳具,从女体阴道口挪开,尚连着女人高潮时候的阴道分泌物。他得意地看着阴户里一股股喷出的亮晶晶的液体。妻害羞地捂着脸。主人脸上则荡漾着威严的笑意。

  「她的身体越来越敏感了……真是个尤物!」主人冷酷地对尚躺着地上哆嗦着的我说道。我颤栗着回复「是……是……是您……您您的强大」。主人冷笑了一声,不再理睬地上的绿奴——这个他正享受征服者快感的女人的丈夫。

  随后的交合,是在抽插和失禁的交替过程中完成的。主人快速地抽插几次又猛地拔出,然后得意地看着她的阴户喷出汩汩液体;妻已绝望,对操控着她的魔鬼毫无办法,只能哭着祈求他快点插到她体内,祈求着要做他的女人,做他的奴仆,做他的性奴。直到我们共同的主人最终把滚烫的阳具迅速插入人妻身体的深处。妻子已是如一个溺水之人,身边唯一的拯救者就是这个男人,和他做爱可以让他暂时麻痹自己的欲望,给予她生命唯一的渴求,给予她生的希望。妻忘记现实,忘记她曾经是一个妻子、母亲。她的身体在男人魔术师般手指的指挥下纵情起舞;甚至是读懂了主人的眼神,只要一个眼神妻就知道顺从地高高抬起了臀部,试图把最肥美的土地展现在男人面前,以索取男人对这块神秘桃源的抚爱和肆意淩辱,还有播种。

  看到女人和她丈夫已经向他做彻底臣服。魔鬼恢复了人面。抱住已经被侵犯到失神的妻,轻吻了她的额头,妻全身软软地倒在主人怀里,他猛地把女人横抱起来,走向了卧室,把她抱上了我们的婚床。扭头命令他的忠实绿奴,「收拾,然后进来」。

  桌上桌子上到处都是妻子的体液,意味着新生的体液。

  我在外间收拾着。在窗帘微闭的卧室中,狭小的房间里,我娴淑的妻子向她身上的男人再度敞开了她如花一般的身体,与以前相比,妻已放开了所有的包袱,这一次已彻底没有了任何的约束。用她前所未有的高潮和快乐到哭的叫喊,开始了她和主人新婚夜晚的第一次。妻躺在男人身下,阴道被男人粗大的阳具撑得满满,而她的嘴,同样被男人的舌头塞得满满。

  这时,我收拾完了餐余,走进了我们的卧室,拿起主人带来的摄像机记录他们的新婚之夜,记录这个新生开始的时刻。

  夜半时分,满月如盘。我们卧室的床上,如水的月光,包裹着大地万物,也洒在一具赤裸的女体上,闪着圣洁的光辉。妻双手抓着男人的肩膀,一条腿高高地被男人抬起,一根坚挺粗长的阳具正从下面,深深地顶入了女人的花心,不知疲倦地做着耸动。主人太爱这块沃土了,从今晚开始,这里就是他的地盘,他要深深耕耘这块沃土,开始新一轮的春种秋收。女人在高潮动情处,伸出了舌头,吻住了男人的嘴;她微张的眼睛里,媚眼如丝。床上,古铜色男人的翻身压下了女人雪白的肉体。不知是主人的一次突然加速冲击,还是看到了角落里默默地替主人录影的我,妻暂态泪流满面,烟雨朦胧。只是谁也不知道,这眼泪是幸福和喜悦?还是在婚房里,在婚纱照下,在角落里丈夫默默地注视下,被别的男人交合的悔恨和内疚?只有她左手无名指上,新的征服者给她带上的Cartier钻戒在微弱光下闪闪发光,诉说着一切。

  那天晚上,一个已婚的人妻人母,把自己本应归属于合法老公的身体,嫁给了一个老公以外的男人。她的丈夫则是奴仆则是见证者,见证了这神圣的时刻。
  整个晚上,主人都在妻身上不停地交合,在她的身体里长驱直入,搅动翻腾。外表文绉绉的男人每次到了妻身上就变成了野兽。女人颤抖的喘息和呻吟一浪高过一浪。环在男人腰上的大腿已经滑了下来,弯曲着向两边大大地张开,十只脚趾忽而用力地抓着床单,忽而分开并高高地翘着;叫床声犹如一声紧似一声的战鼓,让身上的男人加快了冲刺的频率。主人的双手从妻子腋下抄过去,捧住了妻的头,然后猛地吻住了她的嘴唇,妻的叫喊揉成了呜呜咽咽的呢喃。当肉体撞击声开始变得密集的时候,妻开始感到窒息,她扭头甩开了男人的深吻,腰部开始猛烈地上挺。然而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未几,她终於失神地叫着「老公老公老公,艸我,使劲艸我,快,我要你,给我,啊~」。在男人的磁性嗓音中,妻已经彻底迷失自己。她的体内发出了某种原始的嗷叫,回传到耳里,变得呜呜咽咽语不成调,彷佛一只午夜发情的母狗。许久,男人把阴茎紧紧地抵住女人——他妻子的阴户,臀部收紧,开始向阴道最深处汹涌澎拜地喷射出上亿的精子。
  在最后,妻已经瘫软在床上,全身无力。娇媚的妻子,已经完成了另一次婚礼,心灵上和生理上她成了这个夫以外男人的禁脔。从此,我们有了共同的主人…

  我和妻的婚纱照,如同往日一样,高高挂在床头。照片上,妻穿着婚纱小鸟依人地靠在我身上。与往日不同的是,一角,挂着半截被撕开的肉色丝袜。
  射精后的男人,阳具依然坚挺,插在那因为高潮而微微张开的阴户里。我默默地走上前去,跪下,匍匐,主人从妻子身体里抽出,白色的精液,从两人紧密的交合处流出来。我——奴仆随即从地上起来,用手里早已准备好的白缎毛巾,谦卑地替他轻轻擦拭他刚恩宠完我妻子的阴茎,刚刚对妻完成佔领的黝黑的创生之柱矗立在我的面部,,雄伟而壮丽,寓示着征服和主宰。

  我不禁用嘴含住主人的伟岸,顶礼,膜拜,臣服,新生…

             妻和主人的第一夜

  妻扭动着丰满肥熟的屁股奋力的迎合男人的冲撞,身体已经不属於自己,口中发泄似的浪叫。此刻,她就是一匹漂亮的母马,一匹撅着屁股被男人骑的母马,任由身后的驭手疯狂的顶撞。

  而主人就是那个骑手,只有这样狂野的人才能驾驭她,征服她,并且让她获得飞驰的快感。

  主人不会在乎身下女人的哀求,他只是埋着头把住女人撅起的屁股用力的狠狠操弄着,直干的妻浪叫连连,淫水顺着大腿湿了一大片床单。

  两人虽然不是第一次欢好,但妻每次还是有些怕,主人的阳具比我的要大很多,虽然总能带给自己无尽的享受,但一开始进入的时候也会让她有些难以招架。这是两人今天的第二次了,主人的精力依然旺盛,生活中的谦和君子,一到了我妻身上就成了野兽。

  抽入,拔出,再插入。这是一对原始社会的男女,以最原始的姿势进行交流。女人的臀部被男人用双手大力地掰开,花瓣一般的私处,正挂着晶莹的露水,尽情地向老公以外的男人绽放。男人真实感受着妻子年轻肉体的美好。阴道紧紧地包裹着他的硬物。挺进、抽插、研磨,快意在迅速地聚集。

  强壮的身躯,摸胸扶臀,把住腰身一插到底,满满当当酥酥麻麻哗哗哗流水相伴…

  撞击,收缩,夹紧,那一刻妻子轻声吟唱,那一刻,他们是我妻情欲里的神…

  其间蕴含多少魅惑……

  最后,在女人又一次的高叫中,男人怒吼着将火热的精液深深的注入了爱妻的躯体,她的眼角却闪烁出莹润的光泽,无名指上的婚戒蒙上了异样的光芒。在这具性感的身体之中,已经注满了丈夫以外男人射入的精液。

  上帝创造了男人女人奇妙的肉体。女人的身体结构註定了她是个被动的接受者,当她的身体被另一个男人征服,她的心灵慢慢也会逐渐接受并依赖那个男人。
  每天晚上,就在自己家隔壁,妻就像个被娇宠的公主,被公主抱着,或高高撅着臀部,或大大张开双腿,脸色通红,被主人以各种姿势耕耘和开发着,叫床的声音透着嗲声嗲气的妩媚和颤抖。

  妻逐渐习惯了和男人的这种生活;每天晚上,她会偷偷地走进她的新家,接受男人精液的浇灌。男人会把妻拉进的房间,饿狼般剥光了她。妻难以压抑的叫声,随着坚挺的阴茎一插到底而通过厚厚的墙壁,传入我倾听着的耳朵里。
  妻逐渐不再是一个只知道丈夫的居家乖老婆,身体在一次次和婚外的苟合中早已经被开发了出来。强壮的情人毁灭了她,但又重新塑造了她,从身体到灵魂。
  男人的生命种子正奔腾不息,涌向它们的归宿…

  它们中的最强者,将和我妻子这个女人的卵子完成孕育的结合……

  我妻如奴,道德和伦理已经被完全抛在脑后,妻之沦陷…

  我之幸,奴之幸…

  伟大的主人,赐予妻之新的生命播种,我感激涕零…

  有些奇妙的变化,正在发生。

  当清早的阳光洒落到床上最后一个角落时,房间里的喘息和低吟也终於结束,等待他们一切平静,我进入了卧室。没有男人粗粗的喘气声,也没有女人动人的娇喘声,更没有肉体啪啪的碰撞声。妻瘫在床上,漆黑的长发淩乱地遮盖住了脸,如同一具没有了气息和灵魂的屍体,任凭主人健硕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上。头发散发地躺在那里,脸上水迹斑斑,也不知道是汗还是泪水,淩乱的几缕发丝粘沾在脸颊上,使她看起来更多了几分狼藉,身上到处是斑驳的痕迹,皮肤几乎全是被用力揉捏留下的痕迹,没有一片是原来那样完整无损的。眼神空洞而呆滞,娇美依旧的脸庞柔软而苍白,彷佛飘落到泥泞中的花瓣,辗碾成泥,零落不堪。妻和主人的下体依旧相连,结合部乾涸的精斑屡屡,向她丈夫寓示着已被玷污不再贞洁的妻子。

  强大而冷酷的主……

  我的妻在你的烈焰里重生……

  奔腾的火焰,从她的阴道直达她的心灵……

  凤凰被主人的精液灌溉…

  在熊熊烈火中涅盘……

  你是她的圣主,你是我的圣王…

  我讚美你,强大而冷酷的主……

  我祈求你……

  在我妻之阴道释放你生命的种子……

  蒙主恩赐……

  圣子再次降临于我妻之体内……

  点亮生命的火种…

  让你的奴仆,我的妻再次孕育圣主的恩泽……

  圣母再孕……

  祈求,阿门

【完】